3edu教育网手机版 导航
┣ 3edu教育网 >> 海量教案 >> 语文教案 >> 高一语文教案 >> 正文

春之声教案2

分类:高一语文教案发布于:2015/1/29
    1 .文本全解。
    (1) 作者和写作背景简介。
    王蒙, 1934 年生于北京,原籍河北省。 1948 年加人中国共产党, 1949 年开始做共青团的领导工作。 1953 年创作长篇小说《青春万岁》, 1956 年发表短篇小说《组织部新来的年轻人》,由此被错划为右派。 1958 年在北京郊区劳动, 1962 年调北京师范学院中文系任教。 1963 年赴新疆生活、工作十多年。 1979 年调北京作协工作,后任《人民文学》主编、中国作协副主席、文化部长等职。王蒙是中国新时期文坛创作最丰硕、也最有活力的作家之一,他有多篇小说和报告文学获奖,作品被译成英、俄、日等多种文字在国外出版。其作品反映了中国人民在前进道路上的坎坷历程,清醒、冷峻而乐观向上,激情充沛,并在创作中进行不断的创新。《春之声》是他在艺术上创新的一篇优秀作品。
    (2) 基本解读。
    王蒙被称为"最新文艺思潮的代表作家"。 《春之声》是王蒙借鉴"意识流"创作手法的代表作。
    《春之声》摒弃了传统小说的叙述模式,运用了以人物为中心的放射状结构。出国考察归来的工程物理学家岳之峰在春节回乡途中,身处闷罐车厢, "意识"流动。其所见、所闻、所思、所感,反映了新旧交替时代色彩斑斓的社会生活,传达出"春的旋律",表现了新时期新转机的主题。
    小说的主题是"歌唱生活中的新转机",但不重塑造人物性格,不重故事情节叙述,不按正常时空顺序。他借鉴了西方的"意识流"手法,但又不是西方纯粹的"意识流"。小说采用的"放射性"结构有一个端点,就是坐在闷罐车厢这一特殊环境中主人公的心灵世界。小说主要写时空切换中,外界世界作用于主人公内心所引起的联想和心理状态,采撷特定时段的人文景观,语言结构独特,意象鲜明,反映主人公为祖国命运忧喜悲欢,渴望祖国人民走进温暖春天的美好愿望。这是作家内心爱国深情的真实写照,体现一种抒情散文的情韵。
    小说开始, "咣"车厢门关上,主人公进入闷罐子车这个特定环境,开始了他的感受、联想和回忆。 "咣"车厢门打开,到站了,上下乘客,引进新的人物,引发新的事件,主人公的心理活动又因此展开。车厢门开了又关,关了又开,直到主人公到站,小说结束。 "咣"语义的延伸和相互关联,系连了一个完整事件的始终,也构拟了清晰可感的时间序列。
    第一,怀念父老之乡情火车行进中轻轻晃动着车厢,疲惫不堪的人们如婴儿睡在母亲身边的摇篮里,温馨极了。岳之峰的眼前仿佛出现了童年生活情景,再次看到狼狈不堪的老父亲被斗争时的可怜相,自己当年因回家住了四天而写不完的检讨。荒唐岁月不堪回首。思念老父,担忧老父命运多蹇的忧思静静地流泻出来。今日,沉积二十多年的问题终得到解决,真是喜从天降。他要以最快速度,飞回老家,同老父一起欢庆.,并尽一份儿子孝心。这喜讯与欢心,既有主人公甜蜜的感觉,又不无沉重的历史沧桑感。作家并未回避历史的真实性,而是采用含蓄的暗示手法,表现了作家正视历史面对现实的勇气和正确的创作态度,揭去了以往只能写一'到处莺歌燕舞"的虚假面纱,真正反映出作家对历史负责、对家乡父老负责、对良心负责的美好情愫。祖国解放 30 年了,而事实上精神的财富比物质更匮乏。王蒙先生看到了,正努力地表现它,并进一步独辟蹊径,创出了一条弘扬主旋律,反映新生活的文艺新路。在主人公的身上有他的影子,或者说是作者那时的偶像--岳之峰深深眷念着他的父老乡亲,他的故乡水土。他真切地悟到欲治国平天下,首先要修身齐家的道理。国由无数的家庭细胞组成,爱国,就应该从热爱家乡、关心父老乡亲开始。这,正是作家自己真情实感的流露。作者年轻时与主人公一样,参加过学生运动,经历过三十多年的政治风雨,深知祖国人民的苦难历程,时刻与家乡人民心心相印。所以借岳之峰的意识之流诉说一腔真情--希望百姓平平安安生活,家家有暖炕睡,人人有饺子吃,这就是作家给读者,给全国人民的深情厚谊、赤子之心。
    第二,忧国忧民之情思铁轨被钢轮撞击发出的噪音,使人联想到了京剧锣鼓中的不和谐,生活中的悖谬,现实社会的种种矛盾一如新的火车头与旧的闷罐子车,越来越多的人口与物质享用总是不和谐。然而,收录机里美好的音乐声却给人们带来了鼓舞和希望。由此而联想到人们久久盼望寻找的"新生活"、 "下一站……你所寻找的生活就在那里,母亲或者孩子,友人或者妻子,温热的澡盆或者丰盛的饮食正在那里等待着你。都是回家过年的。过春节,我们的古老的民族最美好的节日。谢天谢地,现在全国人民都可以快快乐乐地过年了。再不会用'革命化,的名义取消春节了"。这是多美好的心愿呀 ! 岳之峰来自人民,时刻不忘生他养育他的人民,拳拳之心可掬。作者跟主人公一起喜怒哀乐,一起与党和人民同呼吸共命运。他亲身体验到十年动乱给人民经济、生活、心灵上制造的创伤,所以十分理解这样一条真理:百姓要过平安日子,过年了应该家家幸福快乐。现在尽管乘坐的还是瓦特时代的火车,但主人公已经看到了前面崭新的内燃机车头。先天下之忧,后天下之乐是优秀知识分子的共同特点。在主人公面前,既不惮于艰难荆棘,又出现了祖国的宏伟蓝图,尽管到处还见碎砖瓦砾和荒原陷坑,但四化大厦的构想早巳成熟,不久就会矗立于世界东方,怎不令人欣喜吗 ? 火车奔驰的节奏使岳之峰联想到"赶上、赶上"的豪情壮志,这是开拓者的无畏宏愿,也是作者的真情呼唤。从车厢里散发出来的烟味辣味和南瓜香味以及方言的浓味中,联想到人口的稠密,文化的落后,不卫生,环境污染,不文明行为。所有这些早已被国人所习惯,这怎不令主人公深深忧虑呢 ? 见到"三接头皮鞋"、 "电子石英表"、 "差额选举",岳之峰又释然了--改革开放之风终于吹拂起来了 ! "举起一块红布,向左指上两指,这些东西就全没了",这是对极左路线的控诉,表达了作家对历史认真的反思态度。作者尊重唯物辩证法的客观规律,告诫人们,马克思"人们首先必须吃、喝、住、穿,然后才能从事政治、科学、艺术、宗教等等"的论断没有过时,仍是真理,违背了它我们就要吃苦头,不能让"空着肚子闹革命"的噩梦重现。物质生活富裕,民主、文明是 12 亿中国人日思夜盼的梦 ! 好梦就成真。然而十多年来一直被"左"的噩梦代替。作品道出了人们的心声:噩梦已醒,春天
    来临,应该抓住大好时机,重新去追回国富民强的好梦 ! 这就使一个忧国忧民的知识分子形象跃然纸上。我们很难说,岳之峰不是作家本人的影子,而读者的情感也随着主人公的意识而波澜起伏。
    第三,呼唤春天的深情《春之声圆舞曲》优美的旋律,妇女学习外语的情景,使岳之峰联想到西北高原和那逝去了的遥远的北平,因而唤起了主人公青春的活力,眼前似乎出现了无限的生机--教育的振兴、科技的发展、知识人才的培养、西门子的现代化技术与规模,我们也会有的,主人公信心百倍。由《泉水叮咚》的优美民族曲调,自然引出了爱情的解放,思想的解冻,春归大地,祖国处处可见春天的信息。岳之峰所耳闻目睹的一切,都与人的感情经历联结在一起,融进了他深沉的历史与时代感情激流之中,突现了一条鲜明的主题线索:中国正在发生一场历史性的革命,尽管这种变化目前只见小小萌芽而已,但这毕竟是"春天的旋律,生活的密码",岳之峰从心底呼唤着。只有经过地狱磨炼的人,才会感觉到天堂的美好。作者跟主人公一样,深受过寒冷饥饿的折磨,所以能深切体会到春天的特别温情。作者就像一位颇具政治家风度的摄影记者,给生活作实地拍摄采访,没有夸大,也没有缩小,但又不是照镜子,而是对生活成功的艺术反映,他给人以深思,给人以鼓舞,给人以形
    象鲜明的实实在在的目标指引。
    (3) 精华鉴赏和问题探究。
    无论对王蒙本人还是对新时期小说创作,《春之声》都是一篇值得重视的作品。这个篇幅不大的短篇小说热忱地表现和歌颂了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中国大地出现的新的希望和转机,揭示出一个富有重大历史意义的主题。作者曾以直面现实的勇气揭露出我们生活进程中出现的曲折和矛盾,但他并非只是一味地描绘社会生活的阴暗侧面,相反,他总是注意从纷纭复杂的社会现象中准确把握时代本质,给读者以思想上的启迪和精神上的鼓舞。《春之声》通过主人公岳之峰在闷罐子车里由见闻引起的丰富联想,让人们聆听到一个新的时代正大步迈来的铿锵脚步声,从困难中露出希望,冷峻中透出暖色,使人对未来充满信心和希望。
    在艺术表现上, 《春之声》或许更值得我们重视。它是新时期文学中率先运用"意识流"手法写成的小说。它突破了传统的人物、情节、环境的描写方式,而把反映现实生活的焦点集聚在人物心理的直接袒露上,以有限的篇幅充分展示主人公在特定的环境中涌现出的复杂、丰富的内心活动,意识的自然流动,通过对人物内心图景的细致描绘,勾勒出主人公的生活经历、命运遭际和思想性格,同时也表现出社会生活丰富而又纷杂的面影。小说采用"放射性结构",有力地突破了时空的限制,纵笔所向,今昔中外,乡风城貌,,了无拘牵,以极精炼的笔墨表现出十分丰富的思想内涵。此外,意味深远的象征,寓情于景、情景交融的描述,也是其艺术上的显着特色。
    ( 春之声》在发表时曾引起较大争议,批评者对这种过分侧重于心理活动,并且叙述随意跳跃的方法持怀疑态度,这与传统现实主义小说相去颇远。 《春之声》写一个出国考察刚回国的知识分子乘火车回老家探亲的故事。整篇小说不过是他在火车上的心理活动。火车上拥挤不堪,秩序混乱,敌对情绪浓厚,这与干净整洁的德国街道相比,至少落后半个世纪。对家乡的眷恋与眼前拙劣的现实构成尖锐矛盾。理想与现实的距离具有讽刺性: "在 20 世纪 80 年代的第一个春节即将来临之时,正在梦寐以求地渴望实现四个现代化的人们,却还要坐瓦特和史蒂文森时代的闷罐子车 ! "这辆闷罐子火车如同一个象征,上面挤满了人,这正是当代中国的寓言性写照。王蒙当然没有放弃希望,火车头是"崭新的、清洁的、轻便的内燃机车"。并且,火车上出现一个抱着小孩还在读德语的年轻妇女,这同样也是一种象征,一个怀抱新生生命的母亲,显然是被动乱年月耽搁了,现在却在急起直追,希望可能正在这里。他写道: "他觉得如今每个角落的生活都在出现转机,都是有趣的,有希望的和永远不应该忘怀的。"这就是王蒙,既揭露现实的困境,又不失时机给出希望,他从不粉饰现实,但他的黑暗现实里总是透示无限的光明。
    2 .习题解答。
    (1) 第一题命题意图和参考答案。
    命题意图:让学生更好理解课文。
    参考答案:题目"春之声",取自小说中火车上录音机里传出的德语歌曲和约翰·施特劳斯的《春之声圆舞曲》。 《春之声圆舞曲》,春天的力量、春天的声音,都表征着那个时代生机勃勃、万象更新。这和那个崭新的、清洁的、轻便的内燃机车的火车头的作用是一样的。
    这一标题也蕴含着 20 世纪 80 年代初期人们对"时代"的特定指认方式,包含了作者对于"历史"、 "现实", "过去"、 "现在"、 "未来", "落后"、 "文明"等的思考。
    (2) 第二题命题意图和参考答案。
   

[1] [2] [3]  下一页

  • 上篇:
  • 下篇:
  • 查看本站更多关于高一语文教案的文章
  • 网友同时还浏览了:

    返回顶部
    触屏版 电脑版 客户端

    © 3edu教育网 3edu.net版权所有

    粤ICP备09177384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