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edu教育网手机版 导航
┣ 3edu教育网 >> 幼儿教育 >> 少儿故事大观 >> 科幻故事 >> 正文

异星的历险记

分类:科幻故事发布于:2015/5/18

  “宇宙云雀”号飞船穿过一个又一个星系,像一个痴心人,怀着绝望而又焦虑的心情,搜寻着失踪的恋人。

  “克莱恩,快看,那艘飞船正停在那里呢!”理查德?西顿突然雀跃起来。他看到了那艘飞船,那艘绑架了他的心上人多萝西的飞船。

  马钉克莱恩顺着西顿手指的方向望去,那艘飞船停在一个几乎被植物覆盖的行星上。各个仪表的测试结果反映,这个星球除了二氧化碳的含量比地球略高外,表面大气的成分与地球大气层十分相似,可以供人呼吸。于是,克莱恩驾驶着飞船降落在那颗行星上。

  “多萝西,亲爱的,我来了!”西顿喃喃地念着,许多往事涌上了心头半年前,物理化学博士理查德?西顿从一堆废料中提取出一种神秘的c溶液,只要把几分之一毫升的该溶液滴到铜棒上,就会产生几十万到几百万千瓦的发电量。他把这一发现告诉了自己的好朋友、亿万富翁马钉克莱恩。马钉克莱恩立刻意识到这将是一笔难以估量的财富,他决定投资和西顿一起建造一艘宇宙飞船,利用c溶液产生的能量作为动力,去探索浩渺的太空。

  西顿发现c溶液的消息传到了他的同事马克?杜昆的耳朵里,引起了杜昆的嫉恨与野心。于是,杜昆勾结黑社会,企图窃取c溶液。可是,c溶液锁在克莱恩的保险库里,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没能得到。杜昆不愿善罢干休,他想出一条毒计:绑架西顿的女友多萝西?范纳门,逼迫西顿交出溶液。

  “嗵”,飞船猛地降落在地面上,把西顿从回忆中拉了出来。他立刻拿起联络器呼叫:“杜昆,杜昆,我是西顿,听到我的声音了吗?”

  过了一会儿,传来杜昆的声音:“有什么话,你说吧,我听着呢。”

  经过谈判,双方达成协议,杜昆放回多萝西,而西顿必须把杜昆带回地球,因为杜昆的飞船出了故障,连门也打不开了。

  “杜昆,你和多萝西隐蔽一下,我有办法打开船门。”西顿说完,装上用c溶液制成的新型子弹,瞄准对方的飞船。

  “轰”地一声,空中升起一团红色的火球,半艘飞船被炸毁了!

  硝烟散尽,一个褐色长发的女郎从飞船中飞奔出来:“理查德,亲爱的!”

  西顿跨出飞船,张开双臂,一把抱住了朝思暮想的心上人,两人紧紧拥抱在一起,重逢的激情在他们心中澎湃起伏。

  一双恋人沉浸在绵绵的柔情中,克莱恩则借这个机会仔细打量起这个星球来。从空中看来像林间小道的地方其实是一种固态金属矿脉。在矿脉的一端矗立着一棵大树,样子有点怪,顶部的树枝比底部要长,长着深绿色的阔叶、长长的荆棘,以及奇怪的有弹性的芽状的卷须。它高高地矗立在那儿,好像是保卫周围那片植物的一名哨兵。那些蕨类植物足有200米高,直插空中,全是一片翠绿色,一动不动地屹立在炎热的空其中。

  克莱恩捡起一块矿石,拿出刀子在上面刮了一下,然后仔细地观察着刮下来的一层碎屑。

  “氨,多萝西尖叫一声,克莱恩敏捷地往边上一闪。他看到西顿和多萝西也躲到了一块不高的石块后面。

  飞船的后面慢慢爬出一只四脚怪兽,它的躯体巨大而笨拙,浑身满是皱纹,它蹲伏着,但仍至少有100米高,细长而又弯曲的脖子上长着一颗小脑袋,整个脑袋几乎是一张食肉类动物的大嘴,嘴里长满一排排锋利的牙齿。

  多萝西吓呆了,紧紧偎依在西顿身边。当那只巨兽把头伸向飞船外壳时,男人们都不知所措地呆在那里。西顿和克莱恩手中握着手枪,但他们不敢开枪,恐怕损坏飞船。突然,传来一阵机枪声,那怪物感到一阵剧痛,它发怒了,大声地咆哮着,但怒吼声很快又被机枪射击声压了下去。

  “是杜昆干的!我们快回飞船。”西顿喊了一声,3人奔向飞船,绕过那怪物还在蠕动的身体,钻进开着的舱门,杜昆也跟了进来,锁上了门。这时,外面发生了惊天动地的骚乱。

  长着翅膀的巨型蜥蜴在空中横冲直撞,向“宇宙云雀”号冲来。一只10米长,像蝎子一样的东西窜到多萝西所坐的窗口外,把可怕的毒汁溅到玻璃上,她吓得大叫一声向后逃去。

  一群有12条腿的蟑螂,灵活地爬过倒在沼泽中的树木,疯狂地吞噬着被杜昆打死的那只怪物的尸体。但它们很快又被一种体形像剑齿虎的动物赶跑了。然而,新来的家伙刚开始享用它的美餐时,又受到另一只类似鳄鱼一样动物的挑战。“鳄鱼”冲过来,“剑齿虎”挥动利爪,露出牙齿。交战的双方凶残地用爪子抓着,厮打着,用牙齿互相咬着,直打得天昏地暗,血流成河。

  突然,立在矿脉上的那棵树动了起来!它弯下腰,猛地给那两头猛兽一鞭子,它的荆棘一下子就把野兽的躯体戳穿了。在飞船上的旁观者这时才看清,那些荆棘上长满了长长的尖刺和倒钩。大树长长的树枝实际上是致命的长矛,野兽的身体被撕裂了。宽阔的树叶上的吸盘,把两头陷入困境、无法逃脱的野兽紧紧吸住,而那些细长纤弱的细枝则在保持安全距离的地方起动着,卷须的尖端都长着一只眼睛。

  过了一会儿,两头野兽身上凡是可以吸收的东西都被消化殆尽,大树又恢复了先前的姿态,一动不动地挺立在一片奇异而古怪的美景之中。

  多萝西舔了舔几乎和脸色一样白的嘴唇,对西顿说:“亲爱的,我们快回家吧。”

  “好的,宝贝,”西顿用手紧紧抱住她,又说:“不过,我们先要寻找铜矿。因为急着追踪你们,没来得及准备充足的铜,我们手头的铜不够我们飞回地球,我们离家已有5627光年了。”

  他们又重新飞到太空,试图寻找一个有铜矿的星球。他们的运气很好,不久就发现了一颗有生命的行星。飞船飞进大气层,下面是一片广阔平坦的平原,树木很美,中间是一个大城市。

  他们用仪器做了常规测试,得到的分析结果是令人满意的。

  他们急速下降,忽然间城市消失了,变成一座山顶,四周都是峡谷,一直延伸到肉眼看不见的地方。

  飞船轻轻地降落在山顶上。乘客们都估计山顶可能会在他们脚下消失,又变成别的什么东西,但什么也没有发生。4个人挤到门口,不知该不该下去。他们没发现有生命的迹象,但每个人都感到存在着一种无形的、巨大的压力。

  突然在他们面前出现了一个人,一个在各个方面都和西顿完全一样的人,从眼睛下的一点油污到他那件夏威夷运动衫的图案完全一模一样。

  “喂,伙伴们!”他说话的声音和腔调也和西顿一样,“你们一定感到惊奇,我会说你们的语言,是不是?我还懂得传心术、乙醚、钟表和巧克力,我甚至还知道四维空间”瞬间,这个陌生人又变成多萝西的模样,他一口气往下说:“电子和中子,以及这儿根本没有的东西。”

  他又变成克莱恩的模样。“从本质上说,你们都是微不足道的,你们人种的等级是如此低下,你们必须灭亡,所以我将把你们变成精灵。”

  那人又变成西顿的样子盯着西顿看。西顿感到自己正在一种可怕的、也许是非物质性的冲击下退缩。他用自己全部的意志顶住,顽强地站在那儿。

  “杀死你们的办法有很多,但只有高尚的方法才能符合我这样的身分。我将花60分钟――你们的时间,来推算那个公式――你们飞船使用的准原子能的结构。这个推算相对来说较为简单,只要解出97个联立微分等式和一个97元的积分式。如果你们中任何一个人,能干扰我的计算,使我无法在规定时间内推算出公式来,你们就将逃脱这场厄运。”

  “那我就来试试吧。”杜昆接下去说,他的脸上依然是那么冷漠与傲然。

  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在杜昆的身上,只见杜昆不慌不忙和对方对峙着,他的眼神时而散乱,时而凝聚。这是一场高智能的对抗,大家都能看出他是尽力而为了。

  一个小时过去了,幻化成西顿模样的人开口了:“你赢了,使我感到惊讶和高兴的是你在这短暂的一个小时中竟然如此迅速地形成一种新的素质。看来你们并不像我最初判断的那种微不足道的人,尤其是你,杜昆。不过,你也应该感谢东方大师给你的智慧与力量。”

  说完,“他”就不见了,甚至连脚下的行星也不见了。那种笼罩在四周、弥漫在空中的智力场消失了。西顿等人上前向杜昆表示感谢。杜昆只是冷冷地说道:“我曾研究过东方几种深奥的哲学,也许是这个救了我们。不过我和你们的较量还没完呢,等回到地球再说吧。”

  多萝西感到杜昆除了不近人情以外,还有一点神秘感。

  “宇宙云雀”号轻轻地颠簸了一下,又飞进茫茫太空,进行进一步搜索。不久,他们又发现了一颗适合降落的行星。

  西顿让飞船慢慢向海洋飞去。他取了点水放进仪器里,看到分析结果,他叫了起来:“硫酸铜!太棒了!”飞船朝着最近的陆地驶去。

  “宇宙云雀”号驶近海岸时,乘客们听到一阵急促的爆炸声,显然是从他们正在前往的方向传来的,好像是重炮和烈性炸药爆炸的声音。

  随着飞船逐渐靠近,这种声音更响,更清楚了。实际上这是一种连续不断的爆炸声。

  “他们在那儿!”西顿叫了起来。他从驾驶台清楚地看到了全景。

  8艘航空战列舰和一个怪物正在激烈地战斗。那只怪物有鱼雷般的巨大身躯,长着10几根长长的触角和几十只巨大的翅膀,身体的两边各有一排眼睛,嘴巴像船首一样尖尖地突起,身体上覆盖着一种像鱼鳞一样透明的盔甲,翅膀和触角也是由同样物质构成的。

  不管航空战列舰的炮火多么密集,多么猛烈,那怪物仍继续前进。它用利嘴戳破战列舰的外壳,一下子撕开几米长的口子。它挥动着翅膀把战列舰的上层结构砸得稀巴烂。那些触角不停地扭动着、搜索着,把大炮从炮架上拉下来,把人卷走。一艘艘战列舰失去了战斗力,而那个怪物却依然完好如初,所以战斗并没有持续多久。

  那怪物开始追逐一样东西。“宇宙云雀”号上的人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种东西――一队全速飞离战场的小飞机。尽管小飞机的速度很快,但那怪物却以3倍的速度追了上去。

  “我们不能袖手旁观。”西顿喊了一声,“马丁,我把它吸住,你给它来颗B型子弹!”

  那怪物已抓住了小飞机中最大、装饰最漂亮的一架。正在这时,西顿开足马力,将吸引器对准怪物。

  随着一声金属被撕裂的“咔嚓”声,那怪物被吸得放开了它的猎物。克莱恩开火了。一阵巨大的轰鸣声使每个人的感官都暂时失去了作用,眼前升腾起一团迅速扩散开来的云状物,那层坚不可摧的盔甲顷刻间被炸得粉碎。

  西顿直接往下飞去,在离地面大约1000米高的空中,截住了那架长机。他用吸引器对准它,并轻轻把它放到地面上。

  其他几架小飞机聚集在长机四周。

  “宇宙云雀”号也降落在被击伤的长机旁。地球人看到一大群人正围着飞机,从他们的体形特点,可以分辨出男人和女人。男人的个子几乎和西顿、杜昆一样高。而女人则明显比多萝西个子高大。当地人都不穿衣服,身上挂满宝石饰物,光滑的皮肤发出古怪的、暗暗的、青黑色的光泽。他们的眼白是一种淡淡的带黄的绿色。女人们浓密的头发和男人们修剪得恰到好处的短发都是深绿色的,深得接近黑色,就和他们的眼睛一样。

  西顿打开锁,4人呆在舱里望着外面的人群。西顿把双手高举过头,做出一个他希望是举世公认的表示和平的姿势。对面一个身材魁梧的人作出了反应。他身上的装饰金光四射,连他的盔甲都缀满了宝石。看来他就是这群人的首领。他挥动一只手,喊了一句什么。人群立刻退后,留出100米的空地。

  然后他解下身上所有的东西,光着身子,高举着手,做着和西顿一样的姿势朝“宇宙云雀”号走来。

  西顿走下船舱,上前会见那个陌生人。当他们相隔只有几米距离的时候,那个首领停了下来。他站得笔直,很优雅地笑了笑,露出一副发亮的绿色牙齿,说出一连串西顿根本听不懂的话语。

  看到西顿一脸困惑的样子,首领又挥了一下手,然后,后面的一群人都跪下,朝西顿拜了拜。这当然是他们最高的礼仪了。

  接着,首领做了个手势,像是邀请客人们上他的飞机,但西顿谢绝了。他解释说,他们将乘自己的飞船跟在后面。

  “宇宙云雀”号跟着机群来到一座金碧辉煌的皇宫。出了飞船,西顿等人被领进宫殿,换上当地人闪闪发光的服饰。最后,仆人从橱里拿出一件像耳机似的带触角的仪器套在头上,并请求地球上的客人也戴上。

  西顿等人相互看看,看来那仪器并没什么危险性,就套上了。“啪”,仆人接通了开关,然后鞠了个躬,说:“尊贵的客人,请跟我来。我们的主人正在等你们呢。”原来,这是语言翻译器。

  4个地球人跟随他来到一个大厅,金属的桌子上放满了排骨、碎肉,还有各式各样生的或熟的禽和鱼,以及绿色的、粉红色的、棕色的、紫色的、黑色的和白色的蔬菜、水果。

  “欢迎你们,尊贵的客人。”首领从里面的一间屋子走出来,他头上也戴了有触角的耳机。

  西顿向主人要来了小火炉,宾主按照自己的方式,尽情地吃着。

  首领告诉地球人,他们是康纳杜人,遭到马唐纳尔人的侵略,首领带领族人奋力抗争,但受到马唐纳尔人驯养的卡洛玛怪兽的追击,幸好得到“宇宙云雀”号的救援,使他们脱离了险境,因此,他们将竭尽所能满足地球人的一切要求。

  西顿告诉首领,他们需要一些铜来返回地球。首领立刻下令,收集一切铜矿,制成铜棒。

  几天以后,40根铜棒做好了,康纳杜人举行了最隆重的欢送仪式。

  首领在杜昆的左手腕上戴上康纳杜国勋章。接着他在克莱恩的手腕上扣上一只红色的金属手镯,手镯上有一块精心制作并镶有宝石的圆片。最后,他在多萝西和西顿的项上分别戴上了一只十分精致的项圈,上面有7块带宝石的圆片,并祝贺他们早结良缘。

  地球人深深地鞠了个躬,然后走进“宇宙云雀”号船舱。

  当飞船飞向天空时,康纳杜人所有的战船都鸣放礼炮致意。

  从太空返回的路上平安无事,几天后,他们就看到了熟悉的猎户星座。

  西顿走向杜昆,说:“一路上,你和我们配合得很好,给了我们许多帮助,希望回到地球后,我们也不再是敌人。”

  杜昆冷冷一笑:“如果我不被送进监狱,那么我仍然将想方设法独占c溶液。要么你现在把我处死,要么在巴拿马海峡放我下去,你还有时间考虑。”

  西顿皱着眉头,一言不发。过了很久,眼看巴拿马海峡到了,西顿站起来对杜昆说:“你走吧。”

  当杜昆那顶灰色的降落伞在曙光中消失时,克莱恩问西顿:“为什么要放他走?”

  西顿说:“在世界上,没有对手也是很孤独的。”

  “宇宙云雀”号向着下面的城市飞去,此刻正是万家灯火的时刻。

  • 上篇:
  • 下篇:
  • 查看本站更多关于科幻故事的文章
  • 网友同时还浏览了:

    返回顶部
    触屏版 电脑版 客户端

    © 3edu教育网 3edu.net版权所有

    粤ICP备09177384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