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edu教育网手机版 导航
┣ 3edu教育网 >> 幼儿教育 >> 少儿故事大观 >> 惊险故事 >> 正文

躯壳的番外篇

分类:惊险故事发布于:2015/5/18

  一间小小的屋子内,所见之处摆放的都是培养箱,培养箱内则是各种类的昆虫,一个青年正仔细的观察着培养箱内昆虫的一举一动。

  这个青年名字叫张峰,是一名高二的学生,与其他同龄人不同,张峰最喜欢的就是收集各种昆虫,然后观察昆虫的活动变化以及生长规律。

  今天放假,张峰不像其他同学一样还赖在床上,而是早早的吃完早饭拿着自己的捕虫工具出了家门。

  来到马路上,张峰直奔附近的“天香公园”,因为公园内有一个小树林,树木种类挺多,所以昆虫种类也多,张峰房间内大部分昆虫基本都来自这个公园。

  进入公园的树林内,张峰就开始仔细的观察地面和树干上的昆虫,只是看了不久后,张峰的心里则开始有些失望了,因为所见到的昆虫,张峰的房间内基本都有了。张峰想找一些自己还没有见过的种类。可是忙了一上午张峰也没有找到一只满意的昆虫。

  张峰准备离开,就在他即将走出小树林时,张峰忽然看到了一条虫子在不远的地面的落叶上。张峰立马跑了过去,那条虫子也映入了张峰的眼帘。

  虫子通体呈乳白色,长度五厘米左右,和蚯蚓一样也是靠身体的蠕动来前进,奇怪的是虫子头部的地方竟然有一个尖尖的刺,就像蜜蜂的尾刺一样。

  看到这,张峰不禁激动起来,因为这条虫子他从来没有见过,也许是一个稀有品种。

  张峰赶紧从自己的工具箱内拿出一个透明的塑料瓶,然后用手捏起虫子所在的树叶,轻轻的放进了塑料瓶内。

  得到虫子后,张峰不再做任何逗留,直奔家里。

  待张峰走后,小树林里一阵微风拂过,就在刚刚那条奇怪虫子的地方,树叶散开,出现了一个黑漆漆棺材的一角,而那个棺材的一角上,竟然有一个细小的孔,不仔细看的话根本察觉不出,而这个小孔,紧紧能容一条小虫子通过。

  回到家,张峰就兴奋的把虫子放进了一个培养箱内,然后在一旁仔细的观察着虫子的一举一动。

  虫子似乎不愿易动,只是找了一片树叶,静静的趴在上面。张峰在虫子的周围放了一些桑叶,想看看它会吃吗,可是虫子依然静静的趴在树叶上。张峰又放进了一些碎肉,虫子依旧不为所动。

  张峰有些奇怪了,心想,这条虫子既不吃素也不吃肉,它到底是什么品种。张峰打开了电脑,搜索着虫子的来历。可是整整一个小时过去了,张峰依然没有查到关于虫子的任何信息。

  很快时间到了晚上,张峰也因为白天的忙碌有些困倦了,虽然心里对那条虫子仍然有些疑问,但还是先睡觉吧。

  张峰关掉了房间内的灯,爬上了自己的床,不一会儿,一阵呼噜声就充满了整个房间。

  月光透过窗子映入了张峰的房间内,而那条懒洋洋的奇怪虫子忽然动了起来,它快速的扭动着身体来到了培养箱的内壁旁,接下来竟然用自己头部那根细细的尖刺去戳培养箱的内壁。

  然而内壁竟然真的被它戳了一个洞,原来是虫子头部那根细刺分泌出一种绿色的液体把培养箱的内壁腐蚀了一个小孔。

  虫子钻了出来,顺着桌角爬到了地下,紧接着朝着张峰所在的床爬了过去。很快,它就来到了张峰的床下,虫子的头部向上抬了抬,似乎有意识的观察着路线。

  虫子动了起来,顺着床的床腿爬上了床,来到了张峰的枕边,在张峰的耳朵附近,虫子猛地加快了速度,瞬间钻入了张峰的耳朵。

  熟睡中的张峰只觉得自己的耳朵有些痒,下意识的用手指挠了挠耳朵,只是虫子早已进入了张峰的耳朵深处。

  假期结束了,张峰又回到了学校。

  “喂,张峰,别乱动。”同桌李银月有些不耐烦的说了张峰一句。

  “对不起啊,我也不想乱动,可就是耳朵痒的很。”张峰也开始奇怪起来,自从自己房间内那条奇怪的白色虫子消失了以后,自己的右耳就开始痒了起来,而且一天比一天痒的厉害。他甚至以为是不是虫子爬出了培养箱后钻进了自己的耳朵。想到这,张峰有些害怕起来。

  “叮铃铃,叮铃铃……”

  下课铃声一响,张峰就快速的跑向了校内的医务室。

  “老师,我耳朵总是痒,你能帮我看看吗?”张峰紧张的对着医生说道。

  “恩?把耳朵伸过来,我看一下。”医生听后说道。

  张峰把耳朵凑过去,医生也拿起了小手电仔细的看着,然后说了一句,“你这没什么事,就是耳屎多了,以后多掏一掏就行了。”

  “哦,谢谢您了,老师。”

  张峰告别了医生,心里的担忧也消失了,幸好不是虫子钻到自己的耳朵内,这样想着,张峰感觉自己的耳朵也不是这么痒了。

  两天后,学校的自习课上,大部分同学不是趴在桌子上睡觉就是低头玩手机。

  李银月此时也是趴在桌子上睡觉,忽然她感觉到桌子剧烈的晃动了起来,她的心里不禁升起了一团火,心想张峰又在搞什么。她猛地坐起了身,正要大声呵斥张峰。但是这些呵斥的话仅仅到了嘴边却变成了一声惊恐的叫声。

  “啊!张峰,住手!”

  周围的同学也被李银月的叫声吸引过来,纷纷向着这边看过来,当他们看到眼前的情景时,皆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因为他们看到,此时的张峰正用一根水笔疯狂的插进了自己的右耳,并且剧烈的抽插着,伴随着张峰剧烈的动作,耳内的鲜血也是溅到了书桌上和同桌李银月的脸上。

  张峰附近一个强壮的男同学立马从震惊中反应过来,他迅速的夺过张峰手中那根带着血迹的水笔,一下子控制起来张峰,不让他再动了。

  “你疯了,张峰!”控制住张峰的男同学对着张峰大喊道。

  “我……耳朵……好……好痒……啊……”张峰的脸上满是痛苦的表情嘴巴里也只是发出断断续续的声音。

  有同学马上把事情告诉了老师,老师了解后震惊的同时立马安排了人把张峰送进了医院,并且通知了张峰的父母。

  医院内,张峰安静的躺在了病床上,他的双手也是被绑在了床上的扶手处,这种做法是担心张峰再做出一些伤害自己的自虐行为。

  病床旁是张峰的母亲,此时的她已经哭得双眼通红。

  张峰的父亲则是在医生的办公室内。

  “医生,我儿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得了什么病?”张峰的父亲焦急的问道。

  “您先不要着急,这是你儿子脑部的片子,我们从上面并没有看出什么问题。”医生安慰着张峰的父亲。

  “那我儿子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呢?”

  “或许是您儿子有什么心里问题,或者是学习压力过大什么的,您可以带他去精神科看一看。”医生委婉的说道。

  张峰的父亲心情沉重的走出了医生的办公室。

  后来,等到张峰恢复的差不多了后,张峰的父亲又带着他去了精神科,只是精神科也没有发现什么问题,最后就只给了一个什么学习压力大的回答。

  张峰康复后,没有立即回到学校,而是先回家,张峰的父母担心他会再出现一些自虐行为。在家待了七天后,张峰的父母也放下心来,因为张峰说他的耳朵已经不痒了,想回学校继续上课。

  父母答应了儿子的要求,张峰又回到了学校内。

  只是张峰回到学校后,整个人都变了一个样。以前不爱说话,内向甚至胆小的他变成了一个能说会道,受人欢迎的人。

  “银月,做我女朋友好吗?”自习课上,张峰忽然看着同桌李银月认真的说道。

  听了张峰的话,李银月顿时愣住了。如果说是以前那种性格的张峰的话,她会立马拒绝。可是现在的张峰整个人气质都变了样,有时不小心和张峰对视一眼,李银月的心就会不争气的加快了速度。

  此时听到张峰的要求,李银月不禁脸上一红,轻轻的点了点头答应了。

  张峰显然很是高兴,偷偷的在桌子下握住了李银月的手,李银月被张峰的举动吓到了,想要挣脱,可是张峰却是紧紧的握住了她的手。见没有效果,李银月也不再挣脱了,娇羞的说道:“别的同学会看到的。”

  “你现在是我女朋友了,拉个手有什么。”张峰坏坏的对着李银月说道。

  “讨厌。”虽然此时的张峰性格变化很大,但是李银月却是很喜欢,似乎张峰有着不可抗拒的魅力。

  “明天就放假了,我们明天出去玩吧。”张峰靠近李银月的耳边,轻轻的说道。

  “恩,好。”

  第二天一早,张峰就来到了李银月的家小区楼下。不一会,穿着一身碎花群的李银月就下了楼和张峰碰头了。

  “你今天真漂亮。”张峰夸赞道。

  “和你出去当然要打扮的漂亮一些了。”李银月脸颊飘起一丝绯红。

  “还没吃饭吧,我请你。”张峰说道。

  “恩,好。”李银月开心的点了点头。

  接下来,张峰带着李银月去了肯德基吃了一顿早餐。

  走出肯德基,张峰笑着对李银月书:“我们去天香公园散散步吧。”

  “恩,好。”李银月对于张峰的要求总是很顺从。

  二人进入了“天香公园”,张峰也拉起了李银月的手,李银月低着头脸红红的感受着张峰手心的温度。

  走着走着,李银月忽然发现张峰竟拉着自己向公园内的小树林走去,难道张峰要对我……想到这,李银月的脸更红了。

  张峰看着低着头的李银月,脸上闪过一丝阴冷的表情。

  进入小树林,张峰停止了前进。李银月察觉到张峰不再走了,于是抬起头看向张峰,却发现张峰正双目赤热的看着自己。李银月的心不禁“扑通扑通”的加快的跳动,她刚想低下头,张峰却用手扶起了李银月的下巴。

  就这样,李银月呆呆的看着张峰,张峰也慢慢把头靠近李银月。李银月当然知道张峰要干什么了,于是害羞的闭上了眼睛。

  终于张峰的嘴唇碰到了李银月的柔软的双唇,接着李银月感觉到有一个滑溜溜的东西钻入了自己的口内,起先她以为是张峰的舌头,可是她忽然惊恐的发现这根本不是张峰的舌头,而是一条条细长的虫子在自己的嘴里蠕动。

  她猛地推开了张峰,想把虫子吐出来,可是那些虫子却钻进了她的肠胃,任凭李银月在怎么行动,都没有一丝效果。

  此时的张峰“哈哈”的疯狂的笑了起来,嘴巴张合间不时有大量的白色细长的虫子从里面掉出来。

  李银月看到张峰的样子,害怕极了,她想大声求救,可是张大了嘴巴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她想逃,可是一转身却被一块石头绊倒在地。

  张峰停止了大笑,朝着李银月走了过去,李银月想挣扎着从地上起来,却发现自己的四肢竟然没有了一丝一毫的力气。

  张峰走到了李银月的身边,冷冷的盯着李银月。李银月看到近在咫尺嘴巴里不时掉出虫子的张峰,吓得直哆嗦。

  “张……张峰……别……别伤害……我……啊!”

  李银月用颤抖着的声音刚说完这句话,却听见一声小小的“喀嚓”声,然后惊恐的发现眼前张峰的脸部竟然裂成了两半,紧接着冒出一条犹如碗口粗的巨型虫子的头部,虫子的头部是有着一根细细的长刺。

  虫子发出一声刺耳的叫声,就猛地把头部的刺对着李银月的脑门刺了过去。李银月只感觉一阵钻心的疼然后就昏了过去。

  做完这一切后,虫子又回到了原位,张峰的裂开的脸颊又合了起来,看不出一丝裂痕。张峰笑着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脸颊,然后蹲下身子,清理干净地面上的落叶,展现在眼前的是黑漆漆的棺材的一角。张峰把用手摸着棺材的一角,脸上重新布满了阴冷的表情。

  其实古时候有一种葬法,就是把死者和众多的昆虫一起下葬,但是这个死者必须是在一年中阴气最盛的时候死亡,然后在经过岁月的流逝,死者会和这些昆虫融为一体,最后会化成一条乳白色身长五厘米左右头部有尖刺的犹如蚯蚓般的虫子,当虫子醒来时,会用头部的尖刺在棺材盖处腐蚀出一个能使自身通过的小孔。然后寻找食物和人类的躯体,他们的食物就是人类的脑子。虽然死者化成虫子复活了,也有着一些智慧,但是却也保留了虫子的一些本性,那就是繁衍后代,它会不停的寻找人类的脑子来吃,然后再不停的产卵繁殖后代。

  这时,倒在地上的李银月睁开了眼睛,看到身边不远处的张峰时,她没有表现出任何害怕的表情,而是站了起来,走向了张峰的身旁,静静的站着不说任何一句话。

  其实,真正的李银月已经死了,站在张峰身旁的李银月只是一个傀儡,她的身体的每一个动作都是由钻入她体内的虫子所操控着。

  张峰站起身,看了一眼李银月,脸上露出一丝冷笑,接着走出了小树林,李银月也是跟在张峰的身后。他们走向了密密麻麻的人群,寻找着下一个目标。

  • 上篇:
  • 下篇:
  • 查看本站更多关于惊险故事的文章
  • 网友同时还浏览了:

    返回顶部
    触屏版 电脑版 客户端

    © 3edu教育网 3edu.net版权所有

    粤ICP备09177384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