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edu教育网手机版 导航
┣ 3edu教育网 >> 幼儿教育 >> 少儿故事大观 >> 情感故事 >> 正文

纪念着外祖父

分类:情感故事发布于:2015/5/18

  农历七月十五,是上坟的日子。母亲已经上了年纪,难能出门,我替母亲去给外祖父上坟。

  傍晚时分,我领着孩子,来到外祖父的墓地。夕阳里,荒草摇曳,坟头冷落。拔去坟间的杂草,然后我们给坟上培土,用带来的湿布擦拭满是灰尘的墓碑……

  不知不觉间,夕阳要落下去了,而漫天的云彩,忽然变得如同着了火——呵,是火烧云。

  望着火烧云的红光中忙碌的孩子,依稀我又回到了三十年前,变成了小孩,正由微微驼背的外祖父领着小手,在田间小路上走着;那火烧云间隙映来的光彩,把外祖父花白的头发、眉毛、胡须都镀上了一重金色。

  在父亲的讲述里,在那重男轻女的年代,母亲作为女儿的身份,和几个舅舅相比,从来没说得上被疼爱和感觉幸福,唯有父母的严厉。这也养成了母亲一生自强的性格,甚至于结婚后,几年都没回过娘家,哪怕那时是在上世纪七十年代那最苦最穷,时时面临饥饿的时候。

  转折是一次在集市上和外祖父的意外相遇。

  做小生意的外祖父一眼看到了正走在人群里,领着(姐姐和我)两个孩子,面黄肌瘦,破衣烂衫的女儿,正在捡拾别人丢弃的坏了的烂地瓜。外祖父黑着脸,强拉着自己的女儿,抱着我们,走进了一家包子铺;买来一堆热腾腾,香气扑鼻的肉包子,眼瞧着要我们吃下去,边看边落下泪来。(那个时候,我大姨刚刚因为饥饿和疾病去世不久……)自此,外祖父便时时接济,再也没让我们断过顿。母亲也时常回娘家了,帮娘家做些事情。

  还没过两年,外祖母就去世了,外祖父五十四岁就成了鳏夫。为了怕后娘对孩子不好,他一直没有再娶,拉扯着五个舅舅,做着小本生意艰难度日。从哪个时候起,母亲作为二姐,完全承担了外祖母的角色:外祖父和五个舅舅全家衣物的追针连线,被褥的缝洗拆䌷,集市上作生意的帮衬……甚至于后来几个弟媳妇的相亲,婚姻操作,财物的拆借……近二十多年,为这个家母亲费尽了心思。

  在那个饥饿的年代,我的童年是在外祖父家度过的。

  或许是隔代相亲吧,外祖父依旧严厉,可从来没舍得打骂过我,不过对于同样未成年的舅舅们却从不吝啬家法。那时候,外祖父做糕点的小生意勉强维持,非常的操劳,仅仅是挣个辛苦钱。除了小舅舅,其他舅舅都小学毕业就早早离开了校门,都分担了力所能及的劳务;连我和小舅舅都时常充当火头军,搭手帮忙。做出的糕点不但对孩子,就是对大人来说,也是无上的美味呀。没有监督,可懂事的舅舅们谁也不曾偷嘴---都舍不得。只有对最小的我,外祖父是最优惠的,隔段时间总给我开小灶,打牙祭;我也舍不得吃,总是偷偷和小舅舅分享。

  外祖父那时候总是休息很少,除了忙买卖的事,还种着六口人的地。平日早出晚归不说,晚上还要忙到很晚。往往我夜半梦醒,他还在和舅舅们忙碌着;而逢集时,在黎明时分,他就会和舅舅早早起身,套上驴车,走上赶集的路途。

  我的小学时光都是在外祖父家度过的,直到要读中学了,我才从外祖父家离开。在假期,我也时常会到外祖父家、或是到集市上和母亲一起去帮忙……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慢慢过去,舅舅们都已经成家了,“分家另过”也已经成为了不可阻挡的议题;而外祖父老了,慢慢由一大家人的顶梁柱,变成了劳动能力越来越弱的负担。对于外祖父的照料,几个舅舅倒是没的说,可是他们常年都在外地打工或做生意,家毕竟不是自己一个人说了算,总是有照料不周全的时候。于是母亲从五个舅舅分家开始,每年都把外祖父接到家中来待几个月,好好伺候,尽自己的孝心。

  过分的操劳,让外祖父老的特别厉害,不到五年时间,就得上了老年痴呆症,时而清楚,时而糊涂,连亲戚都认不全了。每次到我家,母亲总是把自己的老父亲侍弄的干干净净,舒舒服服的。在我和姐姐面前,母亲总是念着外祖父的好,教育我们,做人要知道感恩。

  记得那年刚把外祖父接来,我给外祖父洗澡,老泥一大把,连换了两次水。我正洗着,外祖父忽然从混沌中清醒过来,叫着我的小名,老泪纵横:“……没想,会得上你们娘儿几个的济呀……”。从那次把外祖父送走,他的身体越发的不济,渐渐连从床上起身都非常艰难了,由几个舅舅家按月轮流侍候着。母亲每个星期都去拿送换洗的衣服,每次回来都要落下泪来,说:难道人老了,都这个样子吗?

  那时候我在外地求学,难得回来。假期去探望外祖父,看睡卧在土炕上的外祖父是那样的干瘦,面色黝黑,老纹斑驳,像倒卧的一棵枯树。表面被褥还算干净,可隐隐里面还是透出屎尿的气味。我大声叫了外祖父几声,他睁开眼来,仅仅轻哼了一声,算是回应,眼神是那么的空洞;把弄好的食品送到他嘴边,他仅仅吃了一口,便把头转过了一边,不再理会。舅妈在旁边说:……从你家回来不久,就再也不认得自家人了。我不好说什么,忍住眼泪,给外祖父掖了掖被子,然后走出去……或许,在外祖父自己混沌的世界里,他正和外祖母拉家常吧!

  不久,外祖父终于逝去了,当时看所有亲戚的表情,似乎都有如释重负的感觉……

  坟上的土培好了,天色渐渐暗淡下去。

  放下工具,我们将纸钱在墓碑前点燃。熊熊的火光里,纸钱飞舞,照亮我和孩子的脸庞。孩子问:死了的人,真的能收到纸钱,在他们的世界里用来买东西吗?我回答说,我自己也不知道。

  其实,那另一个世界,都存在在每个人自己的内心里;至于亲情几许,唯有扪心自问了。

  • 上篇:
  • 下篇:
  • 查看本站更多关于情感故事的文章
  • 网友同时还浏览了:

    返回顶部
    触屏版 电脑版 客户端

    © 3edu教育网 3edu.net版权所有

    粤ICP备09177384号-3